【人物】我能掌控的只有“寫”
 丹東新聞網 2021-04-19 08:46:06

——對話作家李朝陽

阿三

人物簡介:

李朝陽,丹東人,中國自然資源作協會員、遼寧省作協會員,在《北方文學》《鴨綠江》《金山》《參花》《海燕》《滿族文學》《天池小小說》等刊物上發表小說、散文上百篇。

在2021年第四期的《小說選刊》上,丹東籍作家李朝陽的小說《貴重禮物》名列其中,作為文學界權威的選刊,這是近10年來首次轉載本土作家的作品。這篇被《海燕》雜志社主編李皓譽為“在狹小的語言空間內閃轉騰挪,并有著歐·亨利式氣息的微小說”首發于2020年6月3日的《丹東日報》副刊,作為該小說的責任編輯,近日,我對李朝陽進行了專訪。

阿三:能否簡述下小說被選中的過程,據我所知,當時你差點把雜志的工作人員當成騙子?

李朝陽:說實話,我至今也不清楚是怎么被選中的,沒人跟我說,我也不好問。我是在《小說選刊》目錄對外正式公布的前一周才得到消息的,當時是該刊的一位胡姓編輯微信加我,通知我作品被選中,向我要簡歷、通聯、身份證和銀行卡號,說是寄稿費,其他再沒說。我當時的第一反應是以為遇到了騙子,但同時也很激動,激動的原因是抱著極大的期望。后來我把這事告訴了文化圈的幾個朋友,大家都說,只要不跟你要錢,那就是真的?,F在看來,《小說選刊》和它的編輯無論辦文還是做人,都值得我敬佩!

阿三:當初我編發這篇作品時,個人感覺它是一個關于信任與家庭的作品,但礙于諸多原因,很多文字被我刪除。后來,你又把原稿擴充為合適的幅度,這才有了現在這個結局,可否說下創作動機?

李朝陽:我當初稿子本身有瑕疵,但經過你的編發,真是增色,所以非常感謝你,感謝《丹東日報》。因為沒有《丹東日報》上的《外人》,就不可能有今天的《貴重禮物》。

《外人》發表后,許多讀者和朋友與我交流,提出了一些很好的意見和建議。而最讓我想不到的是,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話題,就是都曾經有過類似的經歷或遭遇,這一下讓我想到了普遍性和特殊性的關系,于是便有了重新梳理和再加工的沖動。

生活中,人們看待事物和處理問題,往往從主觀出發,習慣于先入為主,極易造成矛盾和誤解,而如何捅破這張窗戶紙,則又成了共性問題。這或許也是這篇小說被選中的一個重要原因吧。

阿三:很多作家都繞不開這樣一個問題,為什么會寫作。我也如此,仍會問,為何選擇小小說為創作方向,其他的好像你很少涉獵?

李朝陽:應該說我的寫作完全出自于個人愛好,而寫作又恰恰是門上癮的藝術。自上世紀80年代接觸到它,三十多年過去了始終難以自拔。而這期間,對我影響最大、決定我命運的無疑是我的處女作——短篇小說《老唐》在1987年《滿族文學》上的發表,這對于當時讀大二的我真可謂天大的事,要知道那時候文學熱潮風靡全國,文字變鉛字十分不易。此后,我便與文字結下了不解之緣,連續在《鴨綠江》《滿族文學》等刊物上發表了《?!贰段沂且恢槐狈降睦恰贰渡侥敲嬗泻!贰段蚁胗袀€家》等多篇小說。只是后來由于工作變動和生活壓力,有近十年時間幾乎放棄文學創作,而接觸小小說和重新開始寫則是2013年以后的事。

現在看那完全是個偶然,當年有幸加入遼東小小說沙龍,很快被引進東北小小說沙龍,結識了著名作家、東北小小說領軍人物袁炳發、于德北等,并在他們的引領下從事小小說創作,且一發不可收。當然,之所以喜愛小小說,還有另一個原因,那就是由于工作繁忙,我的業余時間并不多,而小小說這種體裁恰恰可以填補和滿足我創作的欲望,也促使我再次走上了文學之路。

阿三:對于寫作者而言,能被雜志轉載,本身便代表著一種認可,尤其還是《小說選刊》這樣權威的雜志。在你看來,運氣之外還需要什么?

李朝陽:運氣肯定是有的,而且我認為占比很大,至少在50%以上。但好的運氣,一定是建立在相應的能力基礎之上,這毋庸置疑。而要想讓好的運氣和能力達到最大化,勤奮是唯一的途徑。

我屬于自由寫作者,在寫作上并沒有什么既定目標,它對我來說既是一種生命體驗,也是一種快樂修行,只要能寫、只要堅持寫下去就好,而對于上“選刊”、獲什么“獎”根本不去想。我不知道自己在寫作上的天賦有多高,能力有多強,但我知道我對這事很認真、很努力。

說到勤奮,我可以向大家推薦個方法:倒逼自己。2016年之前,因為工作繁忙和生活壓力,雖然業余時間也在寫作,但作品數量不多。于是,2016年底,我給自己定下了目標:不管題材,無論長短,每月至少拿出兩篇,即使月量不夠,全年24篇的總量不變,而且丑媳婦不怕見公婆。這樣倒逼自己的結果是,不僅數量上來了,質量也有很大提高。如果大家有興趣,不妨一試,只要堅持,相信好運一定也會來到你的身旁。

編輯: 劉思玘

相關新聞閱讀

欧美a一片,乌克兰肥妇黑毛bbw,日本少妇做爰_首页